下载App
新兴市场教父:如何更好把握未来新兴市场投资机会
2022/03/03 05:48
作者云锋金融

本文整理自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行政主席Mark Mobius,在12月4日财新-云锋海外投资论坛上与主持人和现场观众的讨论。
讨论主题为“新兴市场趋势和展望”。
嘉宾简介
Mark Mobius,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行政主席Mark Mobius博士 , 研究、分析并管理新兴市场投资组合超过 40 年。Mark Mobius博士于 1987 年加入富兰克林邓普顿 , 为邓普顿新兴市场基金公司的主席。2006 年 , Mark Mobius博士被AsiaMoney杂志评为 “ 最具影响力的 100 名人物 ” 之一。AsiaMoney形容 , 他是区域最有名的投资者之一 , 亦被金融业界认为是近 20 年以来最成功的新兴市场投资者之一。
主持人简介
周元,原中投公司首席策略官。周元先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及美国布兰代斯大学。毕业后留布兰代斯大学执教。1988 年至1994 年加入美国道富银行,组建并管理其研究部。1994 年至1998 年任瑞士联合银行执行董事、中国区主管,主要负责中国区的投行、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及私人银行业务。1998 年至2001 年任香港期货交易所财务总裁兼清算公司CEO,主要负责公司的财务、司库、风险及清算业务。2001 年至2005 年,其作为金融研究员和顾问,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期货交易所及一些西方企业,提供包括资产管理、私募股权、对冲基金、金融软件体系结构和金融市场改革等方面的培训与咨询工作。2005 年至2008 年任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亚洲业务发展负责人。2008 年加入中投公司,历任另类投资部、专项投资部、资产配置与战略研究部、财务部总监,并于2012 年2 月- 2016 年6 月任中投公司首席策略官。
以下为对话实录:

周元:非常高兴今天大家来到这里,接下来由我主持这一部分的讨论。其实我和Mark Mobius已经认识十多年了。当时,Mobius 先生经常在全世界旅行,同时也通过实地考察,决定是否投资当地的证券市场。当时我所在的一家银行,经常为Mobius 先生在全球的投资提供帮助和服务。过去十年,Mark Mobius先生一直领导着公司,有着丰富的全球投资经验,在国际机构投资界享有盛誉。所以今天,我非常荣幸能够主持这个会议。
今天主要就是问答的一个形式,我们会有一些准备好的问题,但是大家在座的有任何的问题,您们可以举手示意,在提问之前先介绍下自己的工作背景。
第一个问题,很多机构针对新兴市场都有重要的股权资产配置,但是这里常有一个风险调整后收益的问题。根据您专业的评判,您认为投资新兴市场是一个好的战略吗?以及您如何去处理在投资新兴市场中遇到的经济上及政治上的风险?

Mark Mobius:其实这个问题,你没有问到一个正确的人。我不是完全中立的,我还是有自己的偏好。如果你看全世界的资本市场,新兴市场占30%。如果你看进出口的话,30%也是在新兴市场。如果你看全球GDP,新兴市场存量比例超过30%,而且增长也比发达经济体更快。
我们1987年开始在新兴市场投资,那个时候新兴市场占全球市场总市值的5%。现在已经达到了30%,而且还在不断的增长。新兴市场GDP的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是发达经济体的2到3倍。所以如果你没有进入新兴市场的话,就错过了很好的机会。我们要采取一个长期的观点,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今年的前三个月,新兴市场的表现远不如发达市场。但是当你关注新兴市场指数,这个从1988年起就开始编制的指数,与美国市场还有其他发达国家市场相比,可以看到新兴市场的长期回报要远超过发达国家。所以你观察这个情况的时候,第一,必须要有一个长期的看法;第二,你必须要有多元化的投资,新兴市场是多元化的重要市场;第三,你必须要去尽量避免损失,并且作出正确的投资决策。

周元:很多新兴市场投资者都非常担心汇率。在您看来,是否应该对冲汇率?或者可以从更经济的角度去管理汇率风险?
Mark Mobius:我觉得对冲货币风险是必要的。但是你很难以最合理的价格将货币的风险直接对冲掉,无论是在短期还是长期来看。因为当这个货币看起来比较有风险的时候,对冲的成本就会变的非常昂贵。而另外一方面,很多时候作为一个长期投资者,比如说投资周期5年,这么长周期的汇率对冲,成本是非常高昂的。所以,如何去对冲,什么时候去对冲很重要。
周元:您如何对冲货币风险?
Mark Mobius:对冲的方式就是自然对冲,如果你认为你要投资的货币将会贬值恶化,那么你就要根据这样的预期来进行股票的选择。
比如说人民币将会贬值,你就要看以出口为导向的这些企业,因为你的成本是人民币,但是你的收入是外汇,所以这就是我说的自然对冲。我想你刚才说的有一点非常对,货币汇率在整个投资策略中,会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周元:第二个问题,新兴市场是一个庞大的概念,它包含很多不同的经济体。一些比较依赖于大宗商品,比如说巴西、俄罗斯、南美一些其他的发展中经济体。另外一些比较依赖于劳动力,比如说中国、印度、韩国等。在您看来在未来的12到20个月当中,这些不同的新兴经济体是否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分化,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您看到了哪些机会?以及哪些风险?    
Mark Mobius:投资界的确是有一个趋势,把新兴市场进行分类:一类是大宗商品的经济体,另外一类是制造业为主的经济体。但事实是,如果你是一个股票投资者,你需要有一个更广泛的投资眼光。比如说巴西,的确,如果你看他们的市值的话,你会看到有许多市值非常庞大的铁矿石公司。但同时,还有很多以消费者为基础的公司,例如安贝夫(Ambev,市值2580亿巴西雷亚尔)是巴西酒业巨头,很大的一个面对消费者的公司。类似的,还有一些超市、购物商店、商场,所以说你需要在一个非常广泛的市场上来进行分类,这是非常好的机会。
再比如说,南非出产铁矿石、黄金、钻石等,被认为是商品出口国。也有可能,你碰到了一家南非互联网公司,它的市场在中国,这可能是非常好的机会。  
周元:您是一个多产的作家,写了一本书,叫做《与中国进行贸易》。您本身也是非常了解中国所发生的事情。80年代,您就一直在评论关于中国发展资本市场的重要性;90年代,中国开始建设发展自己的资本市场;到今天,中国国内的股票市场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之一。
您认为您对于中国这样一些资本市场的监管者来讲,有什么建议?如何来建立一个更加规范的资本市场?您觉得现在我们有哪些陷阱是必须要避免的?
Mark Mobius:我主要是想给大家讲一些例子,让大家了解到预测可能是错误的,以及为什么保持乐观很重要。我写这本书的时间很早,在这本书当中,我预测在未来20年与中国进行的贸易会发生什么变化。很多人看到这个预测,认为我太乐观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中国今后的贸易不可能实现那么大的增长,你肯定错了。但是后来发现,我甚至低估了中国的贸易。现在看来,我预测的增速至少低估了3%到4%。
关于中国资本市场的监管,我们首先一个建议就是不要完全遵循美国的做法。我们可以看到在银行业的监管方面,如果你要完全遵循美国的做法,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第二点要记住的就是,我们现在要谨慎行事,我们要在各个方面,都注意保持一个比较合适的行为,看看到底有哪些人参与这样的一些投资活动。只有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我们的监管者才能够不会过于具体,如果你监管内容太具体、太细节了,那么市场的从业人员会觉得受到了束缚和限制。
第三点,我们要从长期来看、来投资,比如5、10、15年之后的投资情况,这样的话我们才能建立比较长远的监管体制。当然我们也要防止监管者伸手太长,对市场介入过多。你不能够既是监管者,又是裁判和运动员。至少美国一些投行的做法,我觉得现在并不是十分适合中国,这应该是我们要禁止的。   
周元:您的投资方式是深度价值发现,您在全世界旅行、主动接触各类公司。您会与公司的高管进行非常广泛、深层的讨论。请您和我们观众分享一下,在尽职调查和讨论当中,您最关心的东西是什么,有哪些是一发现机会就立刻会采取行动的?   
Mark Mobius:非常重要一点,你要知道你是在跟人打交道,你要理解高管们的想法,所以高管们的心里所想会影响我们的业务,决定我们的交易。所以我们必须更加开放、坦白、诚实的进行交流和交易。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会进行背景调查,了解这个公司高管的背景情况,看看这个人是不是有法律诉讼,是不是被判入狱过,或者有不良记录。
举个例子,最近我们正准备在肯尼亚投资,曾经考虑对一个零售连锁公司进行投资。考察对象的那位先生称他有时会在葡萄牙生活。他条件不错,英文非常好,教育背景也很厉害。他自称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MIT),这令我印象深刻。后来我们对他的背景进行调查,发现根本没有这回事儿,其他方面的信息也并不属实,所以你必须要做背景调查。
我们在很多情况下也发现,人们试图回避你问及他们公司的财务信息。因此我们会仔细阅读考察对象的财务报告,对财务注解会问不少实打实的问题。我经常跟我的分析师说,不要从前往后读财报,要先读注解。审计师们会在注解中标出一些重点信息,而这些恰恰是考察对象想要隐藏的部分,因此这也是我们需要仔细关注的重点。        
周元:在新兴市场中我们可以看到中产阶级在不断崛起,他们的消费偏好、财富管理方式等,都预示着新兴市场巨大的投资机会。您是否同意这个观点?您在管理自己的投资组合的时候,是否相信有关中产阶级崛起那些数字?   
Mark Mobius:中产阶级崛起,其中很重要的主题是巨大的消费能力。这一浪潮是全球性的,尽管世界还有地区存在饥荒、贫穷,但总体而言,世界的人均GDP增长速度非常快,因此消费将是下一个投资风口。快速增长的消费能力和互联网相结合,使人们认识到原来有这么多商品值得拥有,这促使他们对高品质生活形成更高的追求。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智能手机。10年前,新兴市场的智能手机需求约占全球的20%-30%,而现在新兴市场消费了超过10亿部智能手机,占全球销量的70%。什么原因呢?因为单机的价格下降了许多。我在越南看到中国OPPO手机许多广告牌,OPPO手机非常便宜,因此很快渗透到越南的消费市场。我发现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变化速度,人们现在可以更容易获取价廉物美的商品,这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
另外一个因素是金融。在新兴市场国家,金融业增长速度非常快。当前银行的金融业务受到局限,但非银行领域的金融业务飞速发展。  
周元:我们有3-4个提问机会,观众们有没有问题?    
观众提问:我的名字叫胡小辉(音),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新兴市场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欧洲的。新兴市场和欧洲这两个市场都受到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胜选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人开始担忧“反全球化”浪潮,担心特朗普当选后会“反全球化”,您认为这一现象会发生吗?如果是这样,它对新兴市场投资会产生什么影响?第二个问题,大家都知道很多欧洲国家大选都在明年发生,比如说德国和法国。很多人担心欧盟的解体。您对这个观点有什么看法?
Mark Mobius:关于全球化,我们的确听到了很多声音。我们回头看看,1987年全球可投资的新兴市场只有五个,包括香港、新加坡、菲律宾、泰国和墨西哥,现在全球有70个新兴市场。所以这是大规模的全球化。会不会有一个逆转的趋势呢?我觉得不可能,因为通信的变化,互联网把人们相互交融、相互连接,有更好的沟通方式,而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强。
特朗普是不是能够阻止全球化呢?我觉得不可能。因为他想增加就业,他希望有更多出口。当然他会花几十亿美元在军事和基础设施投资方面,但是他也需要出口。因此我认为未来美元会走弱,而不是走强。
现在我们面临的局势是,全球化至关重要。我们再看一下特朗普,他要在哪些方面投资呢?他自己投资在哪些地方呢?当然他在纽约有自己的物业,但在巴拿马我也看到了特朗普大厦,在迪拜也看到了特朗普大厦。所以,他本人就是一个全球化的人,所以(全球化)是不存在问题的。
我们再来看一下欧洲。欧洲现在面临的危机主要基于两点,第一点是银行业危机。如果今天你到意大利的小城镇,你会发现有很多人都在哭泣,因为他们的存款全部没了,他们通过当地银行来买入银行股票,但是银行倒闭了,所有钱都拿不回来。这种深而广的怨恨情绪不单只是在意大利,而是在整个欧洲蔓延。很多银行家以为如果他们降低利率,人们就会消费更多。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如果银行存款利率降低,人们会存更多的钱,因为他们意识到自己赚得更少了,必须有更多的存款才能满足退休的需求,所以我们看到了相反的效果。而美国人愤怒的原因之一就是过低的利率。所以特朗普想要提升银行利率,只有这样人们的投资才有适当的回报。
在欧洲还有一点就是移民问题。德国总理默克尔(Merkel)犯了个大错,竟然把门打开了,让一堆拥有不同想法、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社会行为的人入境,这当然会产生很多的冲突,导致愤怒情绪更加強烈。与此相关的,就是在布鲁塞尔(欧盟总部)的官僚制度,对于制定法律和监管条例是不切实际的。比如说,对苹果公司在爱尔兰的罚款是基于苹果公司在5年前所做的事情,这是个非常荒唐的事,对欧盟也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认为人们对布鲁塞尔也会有反对的声音。我们可以预期在欧洲或许会出现更多由右翼党派控制的政府,但是这并不会导致欧盟的解体,因为欧盟其实给成员国带来很多利益。这是我的观点。谢谢!
周元:关于新兴市指数MSCI-EM,很多人对其抱有很好的收益预期。新兴市场包括韩国,或许有新加坡、香港、中国台湾,而中国大陆可并未纳入新兴市场指数。
我有几个问题,第一个,您是否认为MSCI新兴市场指数应该将中国大陆股市纳入?其实现在有很多的讨论,认为中国加入的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不能有人为的市场操纵。您认为现在是中国加入的好时机吗?为什么?
第二个问题就是,中国有很多人都指望加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后会带来一轮大牛市,您认为他们的期望实际吗,还是说这种看法是种误导?
第三个问题,您的资产投资组合,与MSCI EM指数有多大相关性?  
Mark Mobius:我们看到MSCI的确延缓了将中国A股纳入其新兴市场指数,但中国市场毫无疑问终将会是MSCI等众多国际指数的组成部分,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们都必然要让中国加入。问题是何时加入,这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中国的加入对任何一只指数来说都是极大的权重。
如果中国真的被纳入,将会给中国带来几十亿美元的资金流入。我们现在全球三分之一的ETF都是在跟踪MSCI的相关指数,而且ETF占整个市场的比重在迅速增长。即使像我们这样的主动型投资组合,我们也会紧盯着相关指数。我们会看指数的成分股,从中发现投资机会;此外,我们投资的业绩也要靠相对于指数的表现来衡量。
如果MSCI指数纳入中国A股,反过来由于A股所占比重较大会受到A股表现的影响,这一影响可能是几十亿美元的量级。所以务必需要向投资者告知这一情况,来帮助他们投资。   
与此同时,中国的监管者也应该更加开放,让更多的人能够进来,才能让更多的资金发挥作用。如果中国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但中国市场又没完全放开,投资者买不到中国的股票,这是不行的。   
周元:Mark Mobius有很多的智慧,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但是今天我们的时间有限,大家想跟Mark Mobius先生交流,谈论一些投资的策略,欢迎私下再来进行讨论。现在我们这个部分的对话就结束了,感谢各位的聆听。   
注:封面图片来自云锋金融。


免责声明


投资涉及风险

敬请投资者注意,证券及投资的价值可升亦可跌

过往的表现不一定可以预示日后的表现


云锋金融之证券交易服务由瑞东资本市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东资本”)提供。本文件由瑞东金融市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东金融”)编制及授权发布于本平台,所载资料可能以若干假设为基础,仅供参考之用途,会因经济、市场及其他情况而随时更改而毋须另行通知。本文件所载的意见可能与云锋金融集团其他业务或其联营公司发表的意见有别。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文件及任何內容。已获授权者,在使用本文件及任何内容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于云锋金融,并承诺遵守相关法例及一切使用互联网的国际惯例,不为任何非法目的或以任何非法方式使用本文件,违者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本文件所引用之数据或資料可能得自第三方,云锋金融将尽可能确认资料来源之可靠性,但云锋金融并不对第三方所提供数据或资料之准确性负责,且云锋金融不会就本文件所载任何资料、预测及/或意见的公平性、准确性、时限性、完整性或正确性,以及任何该等预测及/或意见所依据的基准作出任何明文或暗示的保证、陈述、担保或承诺而负责或承担法律责任。本文件中如有类似前瞻性陈述之內容,此等内容或陈述不得视为对任何将来表现之保證,且应注意实际情况或发展可能与该等陈述有重大落差。本文件并非及不应被视为邀约、招揽、邀请、建议买卖任何投资产品或投资决策之依据,亦不应被诠释为专业意见。阅览本文件的人士或在作出任何投资决策前,应完全了解其风险以及有关法律、赋税及会计的特点及后果,并根据个人的情况决定投资是否切合个人的投资目标,以及能否承担有关风险,必要时应寻求适当的专业意见。在若干国家,传阅及分派本文件的方式可能受法律或规例所限制。获取本文件的人士须知悉及遵守该等限制。


“云锋金融”及相关标志为云锋金融集团所拥有。瑞东金融(证监会中央编号AAB449)及瑞东资本(证监会中央编号:AYT670)均为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获准从事受规管活动之持牌法团,且其控股股东均为香港云锋金融集团有限公司。云锋金融集团有限公司为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之上市公司,股票代码为00376。

服务热线
400 8439 666
+852 2843 1422
服务时间交易日 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常见问题
账户相关
© 2022 Youyu Smart.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有鱼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粤 ICP 备 15107657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