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新对冲基金之王Ken Griffin:08年差点崩盘、汲取经验涅槃重生、下一步或奔向政坛
2023/01/25 12:19
大新闻
作者云锋金融

许多人在华尔街获得了大多数人只能梦寐以求的成功,但Ken Griffin似乎正在以连他的同行都无法弄懂的方式获胜。

对于Griffin的对冲基金Citadel LLC和做市商Citadel Securities来说,2022年又是辉煌的一年:

前者去年为客户净赚超160亿美元,不只超过了达利欧的桥水基金,也刷新了“华尔街空神”约翰·鲍尔森在2007年经典的“大空头”一役中156亿美元纪录,成为历史最佳,其主要基金的回报率达到了38.1%;

后者2022年的收入也达到了75亿美元。

作为Citadel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现年54岁的Griffin已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估计,其净资产高达294亿美元。

那么在登顶对冲基金最赚钱榜单,加冕“全球对冲基金新王”后,Griffin的下一站会驶向哪里?

从小便屡战屡赚

Griffin于上世纪80年代在佛罗里达州南部长大,从小便显露出过人的天赋。他的父亲曾是通用电气公司(GE)的项目经理,由于工作性质,常年在外奔波。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建筑供应公司,全家定居在波卡瑞顿。

小时候,Griffin的母亲经常开车带着他去当地的一家电脑天地商店,他在那里向销售人员学习,一待便是几个小时,很快就成长为一名电脑高手。

读高中时,Griffin曾在IBM做兼职程序错误排除工作,还创办了一家小型教育软件公司,以打折的价格向教授们出售教育程序。企业家精神是流淌在Griffin血液里的:其外祖父母在伊利诺斯州经营着一家兴旺的地区燃料油公司,以及三个农场和一家种子公司。

但是在电脑领域颇有天赋的Griffin没有追寻盖茨、乔布斯的道路往IT方向发展。1986年,刚刚年满18岁的Griffin偶然在《福布斯》杂志上读到一篇文章,从此对投资产生浓厚兴趣。

这一年,他进入哈佛大学学习经济学和政府管理,就读期间Griffin发起了1只基金,该基金的种子资金来自他的外祖母,并邀请哈佛的同学与他一起投资,他还说服学校允许他在宿舍屋顶上安装一个卫星接收器来接收实时股票行情,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大约26.5万美元,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可转换债套利组合,并用自己编写的程序取得了不俗的收益。

Griffin说,他从《福布斯》杂志上学到的建议让他在股票交易中获得了第一笔意外之财。那是1987年,Griffin还是大一新生,他在《福布斯》上读到了一篇对一家名为“家庭购物网”(Home Shopping Network)的新公司提出质疑的文章。于是他买入了看跌期权,押注该公司股价会下跌,然后在1987年10月股市崩盘后,他的做空押注获得了丰厚回报。

3年后,Griffin从哈佛大学毕业并获得了经济学学位,随后被引荐给一位极具影响力的对冲基金人士——芝加哥格伦伍德资本(Glenwood Capital)的创立者Frank C. Meyer。

Griffin的热情和优秀的业绩记录打动了Meyer,他邀请Griffin为自己工作,并破例将100万美元由Griffin自主管理。而Griffin也不负众望,他通过程序交易使得这笔资金在一年之后获得70%的投资回报,这使得Meyer都禁不住鼓励他开创自己的基金。

1990年,在Meyer的额外支持下,22岁的Griffin创办了Citadel Investments公司的前身,这是一家早期的“量化投资公司”,拥有一台电脑、两名员工和460万美元资金。自成立之日起,Citadel的回报率就非常可观,在头两年的交易中平均回报率为42%。

1998年,在Griffin 30岁时,Citadel就已拥有10亿美元资产。2002年,他又创立了Citadel Securities,部分原因是他对负责其期权交易的做市商收取的高额佣金感到不满。

2003年,34岁的Griffin以6.5亿美元的身家首次登上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成为当年最年轻上榜成员。2006年,Citadel差点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只承销债券的对冲基金,当年的金融时报评论Griffin是“华尔街最令人惧怕的人”。

从重创到复兴

Griffin是典型的交易型对冲基金管理者,他在关注投资价值基本面的同时,通过大量信息以及各种数学模型来分析交易心态,从中寻找机会。

据媒体在2005年的报道,在Citadel的部门数量策略部,有70多名前数学教授和天体物理学家共同开发出的数学模型,为交易员提供支持。Citadel大楼的36层有一个被称为“博士排”的区域,从地板到天花板都布满了写满各种复杂数据公式的白板,连窗玻璃都不例外。

在Griffin的办公室里,也有这种供随时涂写的白板,他常常会在上面写上一些程序代码,或是为编写定价模型。技术渗透到Citadel的每一种业务类型,并迅速渗透到Griffin新添加的业务。

Griffin野心勃勃。像老虎基金的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和Point72的史蒂文科恩(Steve Cohen)那样的对冲基金传奇人物的名声还无法让Griffin满足。

一位曾经在Citadel供职的经理人曾这样描述:“似乎Griffin想成为像J.P.摩根或约翰.D.洛克菲勒那样的人。”他的真正目标是要建立一个相当于高盛或摩根士丹利的多元化大型金融机构。

多年来,Griffin一直在伺机展开收购。2002年,他接手了安然公司(Enron)能源交易部门的部分业务;四年后,在Amaranth Advisors和Sowood Capital遭受惨重的交易损失后,他又收购了这两家公司。

然而,这一切并非一帆风顺。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Citadel的旗舰基金市值缩水了55%,公司一度濒临倒闭。Griffin称,自己停止赎回的举动是“做过的最艰难的决定之一”。但是到了第二年,他就恢复了元气,业绩增长了62%。

Griffin有着很强的从失败中吸取教训的能力。当竞争对手陷入困境或失败时,Griffin迅速行动起来,找出他们做错了什么,并将这些经验教训应用到自己的业务中。

1994年,美联储加息令华尔街交易员措手不及,导致投资者抽走了其旗下基金三分之一的资金。于是,Griffin重新订立了投资者合同,以便更长时间地持有投资者的资金。

四年后,对冲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倒闭,但存活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Griffin采访了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员工,了解到该基金通过锁定长期融资来延长寿命。后来他开发了一项内部业务,减少了对华尔街贷款的依赖。

Citadel最近的成功归功于该公司的商品团队。2022年供应链限制和乌克兰冲突导致大宗商品市场动荡,这对合适的交易者来说是有利可图的,Citadel在2022年第二季度的投资收益中有60%以上来自大宗商品。

这帮助Citadel超越了其他采用类似策略的对冲基金。Citadel的竞争对手DE Shaw、Millennium、Point72和Balyasny的旗舰策略去年分别上涨了24.7%、12.4%、10.3%和9.7%,低于Citadel公布的 38.1%。

大宗商品是Griffin作为政策顾问的新角色与他的商业利益重叠的一个领域。Citadel一直活跃在天然气市场,2022年2月,Griffin和Niall Ferguson在《华尔街日报》上共同撰写了一篇专栏文章,呼吁欧洲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并呼吁美国增加天然气产量。

工作上“高标准”,鼓励争论

在工作上,Griffin希望同事们像他一样努力工作。Citadel Securities的首席执行官赵鹏(Peng Zhao)第一次见到Griffin是在2007年,当时他还是一名初级量化研究员,周末Griffin打电话给他,帮助他建立抵押贷款市场模型。

赵鹏说:“我当时只是初级QR,有机会和一位金融领域的超级明星一起工作,你觉得我工作会有多努力?但Ken就在我身边。这总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给予我去理解和成功的动力和意志。”

媒体援引十几名现任和前任员工透露,Griffin的性格可能会让Citadel成为一个很难工作的地方。一位十多年前在Citadel工作的人说,在他看来,Citadel的文化似乎把赚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即使这意味着培养一种冷酷、残酷、竞争的文化。

现已不在Citadel工作的老同事Tom Miglis解释说:

“有些人将Ken的工作强度和热情误解为要求过高。”

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Griffin鼓励他们将情感从投资和公司建设过程中剥离出来。但Griffin的人性强度经常会爆发。几位前同事说,有时他会羞辱同事,辱骂他们,或者在会议期间对他们大喊大叫。据另一名前雇员透露,在金融危机后的一次会议上,Griffin告诉某个员工他的想法“愚蠢”,然后说:“别再像个白痴了。”随后他攻击的对象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Miglis说:“Ken最喜欢的是辩论,而不是我们所说的对话。”他补充说,Griffin会迅速产生想法,并希望他的高管们以同样的方式做出回应。“他认为每一次商业对话都应该是这样的,这是Ken引用的一句话:‘这是一种教学经验。这是一种学习经验。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长此以往,高管们学会了与他会面前花几个小时准备。这也有好处,不止一个人认为他们的准备使他们成为更好的管理者。

Citadel现任联席首席投资官Pablo Salame说:“Ken会一直深入、深入、深入,直到谈话到达真正的核心,最重要的部分。”他补充说,一些就连曾在高盛任职过的同事都认为他过于注重细节,但这对Griffin来说还不够。“现在,理所当然的是,当我看到某样东西时,我会停下来想,‘好吧。有什么问题我没有问过自己?’ 在我开始这样做的那一刻,这让我与 Ken的互动变得更加容易。”

Griffin和他的长期副手、Citadel首席运营官Gerald Beeson以及赵鹏都承认,他们管理的公司可能是气氛紧张的地方,情绪偶尔会变得激烈。

Griffin说他有“高标准”。他说:“无论是你超越、碾压目标时,还是达不到目标时,我都会毫不羞怯地告诉你。”

政坛可能成为下一个目标

Griffin是佛罗里达州州长Ron DeSantis的超级捐助者。Griffin为DeSantis的连任竞选捐赠了500万美元(DeSantis以大幅优势获胜),并表示他将支持州长参加2024年的白宫竞选。

媒体称,Griffin表示和伊利诺伊州民主党州长JB Pritzker最近关系不好,Griffin曾在关于芝加哥的犯罪问题、伊利诺伊州的税收以及如何管理这个全美第六大人口州的问题上与Pritzker发生公开争吵。今年6月,Griffin宣布将把公司搬到迈阿密,这样他就可以躲开DeSantis了。

据报道,现年54岁的Griffin还说,如果国家陷入经济困境,他愿意担任财政部长。他说:“如果美国陷入混乱,我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根据他去年的言论,Griffin甚至考虑过竞选公职。

Griffin自2018年DeSantis竞选州长以来就一直支持他,在此过程中,他与特朗普总统发生了冲突,特朗普曾表示他将再次竞选总统。DeSantis拒绝透露他是否会参加竞选,并且基本上无视了特朗普,但这并没有阻止Griffin采取行动。

去年11月,Griffin称特朗普为“三次失败者”。Griffin在接受Politico杂志采访时谈到了DeSantis竞选2024年总统的可能性,他说:

“他(DeSantis)在担任佛罗里达州州长期间有着出色的表现,如果他担任总统,我们的国家将得到很好的服务。”

Griffin多年来为数十名共和党候选人捐款。根据跟踪网站Open Secrets的数据,他向包括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 2012年总统竞选、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 2016年总统竞选以及缅因州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阿拉斯加丽莎·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和密苏里州乔什·霍利(Josh Hawley)在内的政治竞选活动捐赠了25万至500万美元。

据报道,Griffin在2020年选举中共向共和党候选人捐赠了6600万美元。

对冲基金巨头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和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以及已故赌场大亨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等富有的捐款人过去都曾帮助过总统选举,而政界内部人士正在讨论Griffin愿意把他300亿美元的财富花到什么程度。

虽然Griffin承认,共和党中有人希望看到他更深入地参与政治捐赠——这是许多亿万富翁欢迎的“第二幕”——但他还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第一幕”。

对于过往的辉煌,Griffin现在担心自己会变得自满。

他在评价2020年的业绩表现时表示:“我是不是达到顶峰了?在我30年的投资生涯里,我们刚刚度过了最好的一年。现在就是那个时刻吗?而在2021年,我们击败了2020年。这又是顶峰吗?这将是我31岁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吗?”

他继续说:“现在,我们的速度要超过去年。”

本文转自华尔街见闻,作者:王眉;云锋金融编辑:李程

服务热线
400 8439 666
+852 2843 1422
服务时间交易日 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常见问题
账户相关
© 2022 Youyu Smart.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有鱼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粤 ICP 备 15107657 号